0913-7161777 admin@wxpi.net

在變局中開新局 在危機中育新機

發布日期:2020-09-14     作者:     來源:       分享到:

在變局中開新局

在危機中育新機

——國內大循環、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農藥行業發展探討

農業農村部農藥檢定所 周普國

2020.09.07

熱烈祝賀第十三屆中國農藥高層論壇在合肥隆重召開。這次論壇是在國內新冠疫情抗疫取得新一輪勝利,中央確立“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的關鍵時期召開的,對於農藥行業凝聚共識、共克時艱、共謀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今天,我與大家交流的題目是“在變局中開新局、在危機中育新機”,對新發展格局下農藥發展的一點思考,主要交流三個方麵的意見。

一、新發展格局下我國農藥行業發展麵臨的形勢

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提出“充分發揮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7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企業家座談會上強調,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通過以上表述的變化,不難看出關於新發展格局確立的基點(即: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內需潛力),主體(國內大循環),以及時不我待(提法從“構建”到“逐步形成”再到“加快形成”)的緊迫感。農藥行業發展的大方向決定於宏觀經濟形勢變化,需要放在整體經濟格局中思考和布局。

一是農藥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越發迫切。新中國成立70多年以來,農藥產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很好滿足了“兩個市場”關於農藥使用“量”的需求,但我國農藥產業布局不合理,品種結構老化,企業競爭力不強的問題逐步暴露出來,我國是農藥大國,還不是農藥強國的基本情況沒有根本改變。農藥產業近年來經曆了去產能、環保持續高壓的陣痛後,目前正處於爬坡過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我國農藥產業全球唯一全產業鏈生產能力、超大規模的市場容量、日益增長的對綠色、高效農藥產品“質”的需求,決定了高質量發展之路既是農藥產業發展的唯一出路也是必由之路。

二是農藥產業創新發展的動能轉換尤為緊迫。我國農藥最早是引進為主,然後進入了較長一段時期的仿製跟跑,目前正處於創製探索邁向突破的階段。但總體而言,我國農藥的創製能力還很薄弱,已登記的700多個農藥品種裏,由我國自主研發的不到10%,自主研發品種中真正投產並得到較大推廣應用的約1/3。我國更多的是作為農藥生產的世界工廠,處在價值鏈的中低端。科技就是第一生產力,打破這種格局必須進行動能轉換。特別是美國現在對我們進行科技的全麵封鎖,農藥創新可能被迫提前進入“無人區”,需要我們做好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加大對原始創新的支持力度,構建創新鼓勵機製,搭建聯合創新平台,從傳統的資源優勢、組織優勢,過渡到科技創新優勢,補強農藥產業鏈,提升價值鏈。

三是農藥產業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性愈加凸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是實現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礎。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大國,糧食供需不是簡單的貿易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和民心問題,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在任何時候都是真理。特別是新冠疫情大流行以來,一些國家限製糧食出口,國際農產品市場波動劇烈,加之幹旱、洪澇、台風、病蟲害等,一有個風吹草動,就會造成恐慌、動搖民心。這次疫情防控過程中,我國社會始終保持穩定,糧食及農副產品的充足供給就是定心丸和壓艙石。農藥產業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就是現階段最大的講政治。

四是農藥產業對外開放的大門將始終敞開。農藥最初是“舶來品”,得益於改革開放,我國已在全球農藥產業鏈中處於重要位置。目前,我國每年生產的約300萬噸農藥,一半以上出口,世界上180多個國家使用中國農藥。中國農藥和國際市場早已經深度融合、相互依存,國際合作的潮流雖有幹擾但不可阻擋。“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並不是走僵化的封閉老路,而是要在前期雄厚積累的基礎上,堅持以我為主、自力更生、苦練內功,走更高質量和層次的開放之路。隨著後疫情時代到來,中國早於、好於其他國家控製住疫情,經濟率先複蘇後,由於糧食需求的剛性約束,世界對農藥的需求將會得到持續釋放,農藥必將更好地走出去,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的良性互動。

五是農藥產業邁入智能化信息化的步伐迫在眉睫。近期,國家部署新基建重大項目,5G、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等信息化技術基礎設施建設將要提速,數字貨幣、無人汽車、遠程醫療等新產品新場景新應用也將加速闖入普通生活,智能化信息化服務生產生活的能力預計會顯著增加。農藥行業迫切需要主動融入智能化信息化發展的洪流,從各個環節入手,創新應用、提高效能。比如,加強農藥管理信息化建設,加快推進政務公開、電子審批和質量監管。鼓勵產品研發智能化,通過軟件模擬、數據模型等,降低試驗成本、提高研發效率。在生產經營領域,大力推進自動化、連續化生產,探索智能製造、區塊鏈技術等的應用,幫助企業提高生產經營效能,特別是對限用農藥等高風險農藥使用後的監測和跟蹤要通過新技術新手段不斷加強。在農藥使用環節,要在病蟲害預警、遠程識別、精準施藥等方麵下功夫,將農藥減施增效工作推向信息化的快車道。

麵對新格局新要求,農藥產業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需要認清形勢,搶抓機遇,化危為機。我們既要看到我國宏觀經濟穩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轉型加快,改革開放縱深推進、發展空間大,農藥產業製造強、門類齊全、需求強勁,新基建加速、信息化融合發展的獨特優勢,堅定發展信心,同時也要清醒認識到,製約行業發展的一些新老問題仍交織存在。

從外部環境看:經濟全球化進程越來越多地受到各國政治理念、意識形態、價值體係和宗教的影響,在個別國家的眼裏,全球化必須是其霸權獨尊的全球化,在其不餘遺力的操縱下,“去中國化”的噪音甚囂塵上,其實質就是“反全球化”,中國農藥走出去麵臨的外部環境更加複雜。

從產業素質看:一是創新能力不足,尤其是品種的原始創新、自主創製方麵還未形成穩定力量,生產關鍵技術突破、高端農藥製造設備自主研製等方麵的能力教弱。二是企業競爭力不強。小企業退出意願不強、退出機製不暢,行業集中度偏低;頭部企業在核心競爭力、國際影響力等方麵還有較大提升空間。三是環保治理能力較弱。環保治理投入總體偏低,仍有企業抱有僥幸心理。部分區域化工產業進一步發展受限,搬遷方向不夠明確,也影響企業持續投入的積極性。

從走出去的能力看:農藥行業國際化程度還不夠高。目前我國農藥走出去主要是產品走出去,品牌走出去仍有待突破,標準走出去、理念走出去需要進一步和國際做法接軌。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能力不足,在提升國際市場話語權方麵,缺乏足夠的資金、項目支撐,尤其缺乏既懂政策、標準,又懂化工、外貿、外語過關的複合型人才。

二、構建農藥行業發展新格局需要處理好幾個關係

在辯證認識、深刻理解,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戰略內涵的基礎上,農藥行業要在當前特殊的曆史環境下,進一步解放思想,立足國內、放眼全球,搶抓機遇、強基固本,以內循環支撐“外循環”,以“外循環”促進“內循環”,在變局中開辟農藥行業發展新格局。為此,我認為要認真思考並處理好下列幾個方麵的關係。

(一)正確處理好創新和守正的關係

創新是塑造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關鍵,是築牢行業“護城河”的基石。堅持不懈推進自主創新是農藥行業整體向前發展的不竭動力。守正,即恪守正道,源自《史記·禮書》:“循法守正者見侮於世”,體現了講規矩、守製度的內涵。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體學習中的重要講話指出,要堅持守正和創新相統一,堅守黨的性質宗旨、理想信念、初心使命不動搖,同時要以新的理念、思路、辦法、手段解決好黨內存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農藥行業要深入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上述重要論斷,結合行業特點、現實情況,切實貫徹落實到推進行業發展的全過程中。

一要始終堅持創新導向。貫徹落實國家創新發展理念,始終把創新作為行業發展的主要推動力。嚐到被“卡脖子”的滋味後,更要求我們知恥而後勇,不斷追趕科技前沿,努力掌握核心科技,才能保障我們在國際形勢極其複雜的今天,始終立於不敗之地。以華為、格力等為代表的一批國內知名企業發展曆程表明,掌握核心技術沒有捷徑,唯有紮紮實實從基礎研究做起,積跬步至千裏,方可有所收獲。我們鼓勵行業創新,要始終堅持以企業為主體,充分尊重企業家精神、基層首創精神和市場競爭機製,注重通過綜合運用政策手段,引導產學研形成合力、聯合研發、多元創新。

二要合理引導創新方向。創新不是天馬行空,要站在“前人肩膀”上再提煉、再突破。農藥創新的核心在於品種研發創新。高效低毒環保的農藥品種,是落實農藥綠色發展、使用減量等重大任務的關鍵因素。未來一段時間,農藥創新的重點仍然是大力投入品種研發,努力在綠色藥物新靶標和分子設計、生物農藥合成生物學、RNAi(核糖核酸幹擾技術)等重大產品創製與產業化等前沿核心技術進行突破。農藥登記管理作為農藥新產品問世的必經關口,務必要堅持與時俱進,緊密結合實際,適時調整政策、健全機製,全力支持和引導農藥新產品基礎研究、自主研發。同時,還要多措並舉,引導農藥行業緊緊圍繞我國農藥生產大國、使用大國的實際,加快推進清潔生產、關鍵共性技術、新型使用方式、標準規範方法等領域的技術突破,著力形成我國農藥行業創新發展體係。

三要秉持審慎監管態度。守正創新,關鍵在於將創新納入監管體係之內,既不能固步自封的把監管放在創新的對立麵,同時也不能讓創新成為“法外飛地”。比如,對於近期行業熱議的納米農藥管理,一方麵我們充分認可納米農藥發展的廣闊前景,支持科研單位、相關企業充分開展研究、試驗,支持組織科研論證、學術探討,另一方麵我們也在積極推進納米農藥認識上的共識,圍繞農藥的納米化,在基於已有劑型管理的基礎上,積極研究推進出台相關政策規定和技術標準。對於一些明顯不符合法規政策的所謂“創新”,例如利用網絡手段販賣假劣農藥、非法添加隱性成分、化肥中擅自加農藥等,要及時更新監管手段,加快完善監管方式,堅決給予沉重打擊,絕不容許以“創新”之名行違法之實。

(二)正確處理好市場與政府的關係

曆史和實踐證明,市場和政府不是你強我弱、你進我退的關係,而是互依共生的關係。強政府需要強市場做依托,強市場也需要強政府作保障。

一是堅持市場主體作用。錯綜複雜的經濟社會環境,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不確定性,正是依靠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才能有序地將資金、人力、土地等生產要素從低效領域引導到高效領域,從而提高整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尊重市場主體地位,讓市場在要素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關鍵是保護和激發企業自主經營活力。農藥行業經過多年發展,已然形成了參差多態的中國農藥“生態係統”,這其中既有中化先正達這樣的“參天大樹”,還有數十家國內上市企業,以及一大批中小企業。發揮市場主體作用,就是讓大家在同一片“生態係統”中,公平競爭、優勝劣汰,最終目標是推動農藥行業實現布局科學、生產集約、經營規範、服務專業。

二是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主要體現在政府要把握方向,通過規劃引領、政策扶持等,推進市場有序發展;要加強監管,通過監督執法、誠信建設等,確保市場良性競爭。具體到農藥而言,因其具有健康、環境等潛在風險的特性,無論在國內國外,行業發展均受到政府高度關注和嚴密監管。所以說,農藥行業也是一個“管理密集型”行業。一方麵,我們要加強規劃引領,緊緊抓住謀劃國家“十四五”規劃的契機,認真研究製定農藥行業自身發展規劃,健全完善農藥管理政策體係,保障農藥行業發展的製度供給,沿著一張發展藍圖繪到底。另一方麵,我們要進一步加強部門協調、上下聯動,加大市場監督力度,優化監督方式,努力實現全國農藥市場大統一、一盤棋,確保農藥監管的全覆蓋、無死角。

三是在市場失靈的領域政府要及時補位。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但並不表示市場是萬能的。對於一些特定領域、特殊時刻,特別是涉及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等,市場往往是失靈的,或者不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這時候就需要政府果斷出手,加強宏觀調控。年初新冠疫情在國內肆虐時,我國果斷采取措施,實行醫療物資配給、妥善安排生活後勤保障,較短的時間內平抑了這場人類曆史罕見的大規模疫情。反觀歐美等市場經濟國家,政府作用缺位或者領導不力,直到今天仍然看不到控製疫情的希望。中外不同做法的結果天差地別,這進一步加深了我們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內涵的理解,進一步深化對市場和政府關係的認識。具體到農藥行業而言,也存在市場失靈的現象,比較典型的就是特色小宗作物用藥問題。發展特色農業對於農業區域發展、產業扶貧、農民增收具有積極作用,但特色小宗作物規模偏小,單靠市場力量、個別企業難以支撐登記投入,這時政府就有責任有義務出手補位。這些年來,各地藥檢機構圍繞特色小宗作物安全用藥,探索聯合登記、項目扶持等多種措施,取得了顯著成效。我們應深入總結相關有益做法,不斷健全完善符合特色小宗作物特點的農藥登記管理政策體係,繼續加力解決部分特色作物無藥可用的難題。

(三)正確處理好供給與需求的關係

需求結構的變化,需要供給體係及時作出相應調整;供給能力的提升,往往也會激發出更新穎更高端的需求。2015年以來,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始終是經濟運行各項工作的主線。立足當前,農藥行業發展的重點依然是緊緊圍繞現代農業農村建設的各項任務,平衡農藥生產與使用的關係,持續推進農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一要圍繞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負增長組織生產。近年來,我部深入開展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取得成效。2019年水稻、玉米、小麥三大糧食作物農藥利用率達到39.8%,比2017年提高1個百分點。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農藥減施增效的政策在一段時間仍將持續實施,國內農藥市場的總使用量仍將持續下降,一些低效高用量的農藥產品生存空間將被持續擠壓。農藥生產者應主動把握市場方向、順應政策導向,自覺調整市場布局、產品結構,把有限的企業資源向高效低毒環保產品傾斜,適應我國農藥使用市場的總體變化。

二要圍繞農業綠色發展組織生產。農業綠色發展離不開更加綠色的農業生產方式。農業綠色發展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生產出更多綠色、健康、多樣的農產品。可以預見的是生物農藥和化學農藥結合運用、理化誘抗技術、綜合防治技術等新型綠色植保防控技術將迎來廣闊的發展空間,將在部分領域和部分環節取代現有的化學農藥單一防治模式。此外,植物健康全程管理等新植保理念也將被更廣泛接受,提升農產品品質、延長農產品保鮮時間等需求將被進一步激活。農藥生產者應主動擁抱變化、提前布局,加強有關市場前景調研,加大生物農藥、特殊殺菌劑、植物生產調節劑等研發投入,將農藥產品使用場景拓寬到農產品產、銷、存等更多環節,為農藥生產企業在未來發展中贏得先機。

三要圍繞植保新服務新業態組織生產。隨著現代農業生產方式的轉變,植保服務迎來巨大變化的時機已然成熟。從農業規模化生產的角度看,我國已有家庭農場100萬戶、農民合作社222.5萬戶、產業化龍頭企業9萬家,專業化統防統治組織數量達到9.8萬個以上,用工多、勞動強度大、風險難以控製的單打獨鬥式打藥模式,將率先在這些規模化農業組織中被集團作戰所取代。相應的,一瓶一袋的傳統農藥產品將難以滿足新的需要,桶裝大包裝生產應納入企業的生產規劃中。圍繞著專業化服務組織,生產一些定製化的產品。從施藥器械看,以無人機打藥為代表的新型植保器械近年來取得了長足發展,據統計,無人機植保作業麵積目前達到了五億畝次,成為了植保領域的一支重要力量,也預示著我國植保服務將從傳統的“小米加步槍”向現代機械化的“飛機大炮”快速轉化。而現在製約無人機植保進一步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傳統農藥產品在新型器械上的適用性、穩定性還存在問題,航空專用農藥產品還較為缺乏。因此,加強有關專用農藥及助劑的研發生產,可以成為生產企業未來新的增長點。

(四)正確處理好國內和國際的關係

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經濟領域專家座談會上,對今後一個時期中國麵對的外部環境給出的判斷是,逆風逆水的外部環境。我們要在這樣的認識判斷基礎上,立足於我國是農藥第一生產大國、出口大國這個實際,理解國內大循環、國際雙循環的戰略內涵,積極思考新的外部環境下我國農藥在全球市場格局中的定位和發展方向。初步的判斷是,堅持農藥對外開放的路子不能變,但要更加注重國內發展強化內功、國外開拓調整方向,有所為有所不為。具體而言:

一是健全國內產業鏈。當前全球經濟競爭,很重要的方麵是產業鏈供應鏈的競爭。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更加注重補短板和鍛長板。從華為被美國極限施壓的事件看,華為的芯片已經在產業鏈上遊的研發設計環節取得了巨大優勢,但依然因為生產環節沒有控製在手裏,而導致被“卡脖子”。所以,如何保障全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可靠,今後將成為各行各業發展研究的一項重要內容。中國是全球唯一可以從原料、中間體、助劑到終端製劑產品都能生產,具備大規模完整產業鏈的農藥製造強國。我們要珍惜這得之不易的製造優勢。當前因為環保風暴、安全生產壓力等原因,部分企業生產受到了衝擊,部分產品上下遊穩定供應也有所減弱。這進一步警醒我們,國內農藥生產製造並不是高枕無憂,政府和行業應該攜手解放思想、開拓創新,通過規劃引領、優化布局等,進一步夯實供給鏈、豐富產業鏈,增強抵禦外部風險的能力。

二是拓展全球價值鏈。我國農藥年產量的一半以上用於出口,這是行業當前最大的實際。如此巨大的產能產量單獨依靠國內市場,難以全麵消化。所以,農藥走出去之路依然要堅持下去。盡管通過多年努力,我們有一批農藥企業已經成為為全球化的大公司,中國企業在世界農化20強也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在全球農藥產業價值分工中,特別是在前端的研發、後端的銷售等高附加值環節,我們核心競爭力不強的問題依然突出,被“卡脖子”的風險始終存在。下一步,應堅定不移繼續擴大國際交往,積極謀劃打造麵向世界的研發隊伍、營銷隊伍,在全球化資本溢出、人員流動中強抓機遇,優化產品結構、創造品牌價值,不斷提升企業在世界農藥價值分工網絡中的地位。

三是調整國際貿易方向。近期的華為事件、字節跳動事件,為我國各行各業,特別是外貿相關企業敲響了警鍾。新外部環境下,政治影響的變量,在企業對外投資決策中權重被不斷提升。堅持國際國內雙循環、堅持農藥對外開放,要更具方向感。我國農藥企業在未來外貿布局中,應立足亞洲,緊緊圍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謀劃發展,努力開拓南美洲市場和歐洲市場,關注非洲市場發展。要提前做好潛在政治影響的預案。農藥行業要與國家戰略、農業對外合作等始終保持步調一致、相向前行。

這裏我想提一句,為了幫助農藥走出去,特別是化解中美貿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對出口貿易帶來的影響,緩解我國農藥行業出口貿易急速下滑的壓力,我們加力推動,以農業農村部第269號公告,出台了僅限出口農藥登記管理政策。對不在國內銷售使用的僅限出口農藥,在取得境外農藥登記後,可以減免農藥登記資料;已登記有效成分隻要求提供簡單的產品化學和毒理學資料;新農藥有效成分在取得環評和安評批複後,可以使用查詢資料。此外,還繼續實施專供出口農藥的海關放行措施。我們還積極協調財政部和稅務總局,提高農藥製劑的出口退稅率,按9%征稅的出口退稅率從6%或5%調整為9%,促進農藥製劑的出口,也是盡一切力量為農藥走出去創造良好環境。

三、當前需要加力推進的重點工作考慮

新外部環境、新發展格局,既需要我們及時思考吃透新戰略內涵,理清其中的厲害關係,及時調整戰略布局,同時也需要我們保持戰略定力,持之以恒地做好自身工作,近期要重點在以下幾個方麵下功夫。

(一)強化農藥登記管理。一是深入推進行政審批改革。貫徹落實國務院“放管服”精神和我部“三減一優”要求,落實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的“兩去一留”,穩定農藥管理工作政策預期,優化營商環境,激發市場活力。二是規範製度和流程。堅持問題導向,以評審細則修訂為切入點,不斷健全登記評審製度體係。完善評審程序,嚴格落實考核製度、會商製度和回避製度,提升登記審批規範化水平。三是建立健全登記評審綠色通道。發揮登記政策導向作用,用好用足對生物農藥、特色小宗作物用藥聯合試驗、高毒農藥替代農藥等產品開通的登記評審綠色通道,引導綠色農藥發展,為推動現代農業生態防控發展提供支撐。四是強化登記試驗單位認定管理。完善資料審查細則,統一評審尺度,規範審批標準,探索建立試驗單位監督檢查製度,強化過程監控、事中事後監管,推動建立試驗單位誠信檔案。

(二)推進我國農藥走出去。一是適時調整走出去的方向。堅持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發揮內需潛力,將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在新外部環境下,轉移國際市場重心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等受政治影響較小的國家,提升我國農藥產業抗風險能力。二是加強農藥進出口監管與服務。進一步研究製定推動農藥走出去的政策和措施,推進農藥進出口通知單無紙化申請,服務農藥進出口貿易。進一步細化僅限出口農藥登記資料要求,做好政策宣解和培訓,開展對出口企業專供出口產品的監督和飛行檢查,加大對假劣專供出口產品的打擊力度。三是推動農藥登記數據國際互認。貫徹落實農藥登記試驗質量管理規範,健全農藥登記良好試驗規範體係,提升國內試驗技術體係,推進國際範圍內農藥登記數據的互認,為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創造良好環境。

(三)加快農藥標準體係建設。一是理順全國農藥標準體製機製。加快推進全國農藥標準化技術委員會重組工作,整合全國農藥標準化工作力量,著眼於農藥全領域、全鏈條、全要素,填平補強,提升我國農藥標準體係的權威性、科學性和規範性。二是全力加速農藥標準製修訂步伐。確保如期完成農藥殘留限量標準1萬項大關,力爭實現農藥產品通用分析方法“開門紅”,保證標準做成經得起檢驗的“樣板工程”,解決農藥產品監管執法難的現實問題。健全豐富農藥風險評估技術體係。三是積極參與和支持團體標準、地方標準等建設。瞄準當前農藥管理工作中新出現而又急需規範的方麵,總結一些組織或地方有益的製度規範和做法,推動相關團體標準或地方標準的落地,利用其立項快、定位準、落點精的特點,全方位補充完善現有標準體係。

(四)加強農藥風險管控。一是健全農藥登記後使用風險監測和再評價機製。建立健全再評價和風險監測工作機製,開展周期性評價和農藥風險監測工作,穩步推進高毒農藥淘汰和替代計劃。二是做好市場監管技術支撐。貫徹落實“雙隨機一公開”的要求,創新監督機製,重點針對非法隱性添加問題,不斷提升檢測能力,著力推動《農藥產品中痕量其他有效成分限量》出台。強化監督抽查結果的應用,上下聯動,及時查處違規行為,促進農藥生產、經營和使用行為的進一步規範,努力做到農藥監管無死角、無盲區。三是提升農藥信息化服務能力。探索采用大數據、雲存儲、區塊鏈等現代信息技術,在農藥管理上的應用。進一步完善中國農藥數字監督管理平台、中國農藥查詢APP,提高行政審批效率,提升質量追溯能力,增強服務全行業的能力。

(五)大力推進科技創新。一是推進農藥行業“十四五”規劃編製工作。堅持規劃先行,做好頂層設計,將科技創新融入農藥產業發展規劃,一張藍圖繪到底。二是完善創新支持政策。推動設立國家專項,支持農藥品種研發、關鍵技術創新、農藥綠色使用技術推廣等,鼓勵農藥創新聯盟發揮更大作用,建立健全利益聯結機製,推進產學研更緊密結合。三是探索建立我國農藥產業技術體係。推動將農藥創新納入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係,整合國內優勢科技力量,增加農藥科技創新投入,進行共性技術和關鍵技術研究、集成和示範,打造我國農藥行業創新孵化器,推動農藥從創製研發到應用技術全產業鏈科技含量提升。

以上是我對新發展格局下農藥產業發展的一點思考,不妥之處請多指教。預祝本次論壇取得圓滿成功。